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梅林罗曼】完美结局

完美结局

bgm推荐:Happy Ending-LA Edit

结实的穹顶里埋着漆成纯白的钢筋铁骨,絮絮飞扬的雪,日复一日地被隔绝在迦勒底巨大的透明玻璃窗之外。

罗马尼在清晨闹钟第一次响之前醒来。

5:59 A.M.

橄榄绿的眼睛里接收到这样的讯息,然后,一如既往地,一半紧张一半郑重地细细数了起来:五十九,五十八……三,二,一。

然而闹钟并没有响。

伸出去准备精准按掉闹钟的手僵直在半空中,罗马尼孩子气地向前,假装戳了戳它,似乎有点细小的失望,实际上却也没有。

双手向后拢了一把粉橙色的头发,罗马尼慢吞吞地爬起来,从柔软蓬松的枕头上反复弹起两次,心里想着要去换一块新的闹钟,十年生命的小闹钟大概是走到了生命尽头,奇怪的是居然仍然报时精准。

今天的迦勒底四下无声,安静地像是从未有过人迹。

罗马尼有点迷糊地想,立香她们是还没从特异点回来吧?自己这一觉,睡得可是有点沉了。邮箱里也没有待处理的消息,没有新的伤员,没有需要维修的设施,芙芙也不见踪影,甚至房间都一尘不染。

四下逛了一圈,罗马尼确认这居然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假期”,也不知道是什么在驱使着他回到房间,开始盘算这一天要如何度过。

身体比大脑更加熟练,手已经伸向了电脑的开机键,鼠标键盘已经被敲击,偶像梅莉小姐的博客主页已经打开,花与童话的梦境已经展开。

罗马尼双手抱住小腿,将下巴乖巧地摆在膝盖中间,蓬松的马尾像一朵巨大的棉花糖,整个人拥挤地陷在电脑椅的垫子与背枕里。

魔法 梅莉极其罕见地并不在线,主页上一次的更新还停留在一周前,像是花园的主人忘记了修剪蔷薇花条,静寂的沉默的花苞垂下头,连虫蚁的窃窃私语也不存在,凛冬倏忽降临,一切被茫茫大雪埋葬。

迟疑了一会儿,最后一次更新的内容,没有被点开。

长而卷的睫毛笼下一片阴影。

沉默淹没了整个屋子——直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在背后,不用想,除了花之魔术师,再也无人会这般悄无声息又故意让他察觉自己的存在。

医生做好了放手身后人恶作剧的心理准备,却被身后人突然蒙住了眼睛。

一双熟练用剑,挥得动巨型法杖的,却如同少女细嫩的手。

“罗马尼~罗马尼~”

短促的停顿。

“猜~猜~我是谁呢~”

刚想开口回答,眼睛上的触感却倏忽消失,罗马尼睁眼,却看见卡美洛的国师正翘着腿坐在自己对面,桌子的另一边——

眼前的桌子不是自己房间熟悉的桌子,而是一张铺着洁白麻质桌布的硬桃木茶几,一堆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银器与瓷器,和一些并不怎么按规矩摆放的小甜点,些许红茶、奶和糖块。

并不是漫天风雪的迦勒底,四周繁花锦簇,温度和湿度都刚刚好,穹隆之下,宏大,华丽,又略显凄凉的满天花海,顺着视线迤逦而下,零星几颗不算很高的树木突兀又滑稽地站在那里,像是失了路的孩子。

“欢迎来到avalon,我的朋友。”

“这是,给你的奖励。”

罗马尼刚想说点什么,梅林却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指了指面前看起来就很可口的甜甜圈可露丽蒙布朗……

“任君享用,毕竟,这是在梦里,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啊,所以,原来是我睡着了吗?

罗马尼这么想着,垂下眼睑,一边咀嚼着正合自己口味的甜点,偶尔偷偷看一眼对面漫不经心地搅拌着红茶的梅林。

突然觉得自己在做梦的罗马尼,放下了最后的警戒,决定安心享受一下虚假的,却又是作为鲜活血肉的现实。

蒙布朗非常美味,栗子奶油甜而不腻甚至还有汁水感,非常浓郁而且量足的草莓果酱夹心,给蓬松但朴实的海绵蛋糕加了很多分,可以说很是鲜美可口。

梦里才能吃得这么安心了呀……罗马尼似有所感,心里对梅林的评判不自觉地高了几档。

细腻洁白的花骨朵般的茶杯里蒸腾而出的淡淡香气,混合着四周令人迷醉的花香,罗马尼觉得自己似乎,竟然是有些醉了。

半梦魔不懂人心,却似乎很懂享受生活,每一点微小的细节都被妥善处理了,糖分和水分都恰到好处,周围的空气也在毫无障碍地流动,就连天空的颜色都很协调。

罗马尼却没有看到那座著名的铁塔。

他因为疑惑暂停了进食,抬头问那座铁塔所在何方,却只得到一个模糊不清的回答。

“就在这里啊,我的罗马尼。”

花之魔术师用手肘漫不经心地撑着脑袋,嗓音里有引人溺毙的温柔诱惑,他毛茸茸的长发随着阵阵和风间歇扬起飘落——紫水晶的瞳孔突然看向桌的另一头。

“薇薇安询问我如何囚禁人于高塔的魔咒,因此才有了名誉的失落……罗马尼,你也想得到这个咒语的真名吗?”

迦勒底的医生未及回答,对面的英灵已经继续了他絮絮叨叨仿佛自言自语的长篇大论。

“很久以前我们就互相知道了对方,不是吗?”

“有一点你可能已经忘记了,虽然没有人类的情感,但歌颂英雄的悲壮史诗我已经说够了,罗马尼,我喜欢Happy Ending~”

“完美结局,嗯,所有人都很满意,你知道的。”

“罗马尼,我是真实的,即使这是在梦里。”

“梦魔或许是不会做梦的,但我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不太一样了。”

“稍微,稍微休息一下吧……”

医生突然觉得有些困了,面前盘子里切开了一半的派散泛着醉人的樱桃酒舔香,婉转绵长,后劲十足。

对面的人影变成重叠的千万个白袍法师,分崩离析,倏忽旋转成古老王宫里自己曾经成千的妻子,面无表情地,远远地这么看着他。

蔚蓝的天幕逐渐浑浊翻覆,隐隐泛着金黄色的光泽,周遭的鲜花悄然枯萎,花冠最先萎地,然后是雄蕊和雌蕊,最终都凝固成金银铸造的死物。天与地最终合二为一,编织成最华丽的镶着金线和宝石的挂毯名画的天顶和地板。

树木发出尖厉的鸣叫,从树根开始渗血,树叶却并未脱落,而是变成千万根并未点燃的蜡烛,伫立在巨木型的廊柱周遭,俯瞰大厅最底部的风景。

医生很想叫住准备抽身而去的梅林,却发现自己此刻完全动弹不得,也完全发不出声音——最清晰的影像就是眼前樱桃派,甜甜的,恰到好处。

印象变淡,记忆褪色,一切如梦似幻,皆如朝露。

“高塔……吗?”

梅林转过身,弯腰抚摸已经陷入熟睡的医生的长发——身前的甜点都不曾消逝,周遭的墙壁却已经变回现实黢黑冰冷的铁塔内壁——

“这咒术的名字,我伟大的所罗门王,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这确实是梦里,却又不是梦里。

医生罗马尼 阿基曼走了,连英灵座里也看不到有他身影的迹象,人理烧却已经被扼杀在摇篮里,迦勒底的存在完成了他的使命,所罗门的智慧万古流传,被万人铭记,医生却再也不会回来。

最初的一个星期里,某间房间的门成了禁忌,即使门口的地毯上已经放了好几块奶油塌掉,造型不复存在的草莓蛋糕,橘色短发的女孩子,还是会和现在一样,每天送更多蛋糕来。

“前辈…”

是转角处羞怯的女孩子细碎的声音。

“马修,我们不要打扰医生休息啦。”


距离罗曼那场惊天动地的,自爆式的救世,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

梅林抚弄着膝上芙芙柔软蓬松的毛皮,嘴角噙着一丝微笑。他整个人用一种极度放松的姿势,懒懒地趴在床上,脸朝下深深嗅了一口,梦魔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餍足的气息。

梦境凝固了记忆,罗马尼的名字将逐渐淡去,最后的执念将长眠于高塔,此去荆棘丛生,而王子早已长眠。

半梦魔迷迷糊糊地想着,开位之后的咕哒早已不用过度依靠自己的帮助,而开位之前,却又稍稍来迟了那么一点。

看起来仿佛来的有一点点晚了呢,令人扼腕。

梅林是带着清晨和夜晚的露水来到的迦勒底,那场世纪大战过去了仅仅三天,慌乱还未完全散去,顶着七彩眩光的魔术师踩过的地方,刹那遍地繁花盛开,大家都并不是初次见面,却隐约透露着不甚明晰的欲言又止。

梅林向众人颔首示意。

三天前,有人最后一次连好阿瓦隆的网线。

魔法 梅莉的最后一篇博客更新:

迦勒底的甜点师,或许会寂寞吧?


END



感觉写的很乱啊_(:з」∠)_因为其实前前后后零零碎碎,这么点东西写了两个月。

_(:з」∠)_感觉有千万个温柔华丽但残酷的考的声线在耳边窃窃私语。



评论(8)

热度(84)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