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原创 怪化猫同人】卖药郎3 灯无荞麦

这章是过去的故事,前两章也在这个账号里。拖的时间有点久orz

这章应该是第一个正式出场的物怪(小金终于耍了一次帅)他挺弱的(喂

今天补完了有顶天家族,考哥prprprprprprpr……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虽然琴子自己已经印象模糊,但其实在她约莫四五岁时,与这位卖药的先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那时战火纷飞,琴子的父母不得已离家,在投奔亲眷时,为不知名的浪人所杀,所遗的一点骨血被同路的邻人藏在斗笠中得以保全。邻人带着琴子拜访了当地的人家,所幸那里的一户山民看这小姑娘好不可怜,年迈的老爷爷老奶奶膝下又无子嗣,十年前开始的战乱不休让这山中人鲜少下山,山深寂寞,幼年琴子就有了一处安身之所。

    那座山上物产丰饶,僻静幽邃,人烟稀疏,只在半山腰处有一个小小的古朴村庄,虽然时有外乡人经过,但也多半歇息在山脚下不远处的小村镇,直到数十年后战火渐息,时局平稳,山中才人出世去谋生路。

    这山里,从数十年前,开始流传一个传说,具体的版本随着儿童咿呀不清的歌谣已经变得棱角模糊,只是时人皆知,当更漏过了夜半,便不可出门漫步,否则,恐有杀身之祸。

    琴子方才离了父母,虽有新认识的爷爷奶奶好言抚慰,毕竟也只是一个稚嫩孩童,夜色深沉,月辉幽幽,琴子心中无限孤苦抑郁,竟偷偷走出门去。

    身后的村庄已然睡去,时值秋末冬初,瘦长的小半片银月钩在林深处的高峻树木上,秋蝉和着溪水叮伶,琴子踩在厚厚一层松针与黄叶覆盖着的山路上,虽然不知道往哪里去,只是本能地想去寻找双亲——年幼的孩子,尚不知死亡即是永久的离去。

    又惊又惧,环境陌生,琴子并未吃下多少晚饭,夜深露重,秋风寒意刺骨,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声悠远却凄厉的嗥叫——

    琴子吓得哆嗦了起来,寒毛直竖,额头沁出了冷汗,刚想往回走,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已是白蒙蒙,茫茫然一片厚重的雾气。

    饥寒交迫,方向顿失之下,幼小的琴子只好摸索着,蹒跚着,慢慢向前走着,覆盖了整片森林的雾霭滞重浑浊,琴子不知觉间被折断掉落的粗木绊了一跤,再爬起来时,前方隐约可以看见一所亮着温暖油灯的茅草屋子,昏黄的灯光在林中之雾的映衬下有些许迷蒙与虚幻,却好像带着丝丝缕缕荞麦面的,富足而馨郁的香气。如果琴子再长几岁,大约是能明白,不远处有一所荞麦面馆吧。

    被食物的香气和温暖灯光吸引,琴子慢慢地向那暖源走去,接近时,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片和服的下摆——衣裳的主人比琴子高了许多,虽然夜色昏暗无法看清,但约莫可以判断是个青年男子,背上背着一个巨大而古怪的箱子。

    虽然古怪,琴子却不觉得害怕,反而有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安全感与信任的感觉——或许是想着,终于见到一个人了吧。

    那人慢慢地蹲下来,只对琴子笑了一下,琴子忽然一阵恍惚,耳畔划过淡淡一句安眠,坠入深沉而安定的睡眠之中。

    “灯无荞麦……吗?”

    那男子将琴子安置在身后树根旁,口中似乎念念有词。

    “那么,你,你们,又是为了什么,要害这些人的性命呢……”

    宽阔的衣袖随着男子的动作摇摆飘荡,像是舞蹈,蹁跹徘徊,顷刻间周围的树木上整整齐齐地贴了一周白色的符文,细看那符文,中间的图案,像是一只圆睁的,含着轻微怒意的眼。

    前方的荞麦面馆倏然消失,周围的雾气却越发浑浊,与其说是包含秋意的浓雾,却不如说是渗着浓烈怨念与杀意的瘴气。

    天平阵列,皆指向树丛中心,一株异常茂盛高大,在秋夜里仍然保持浓墨重彩的绿意的梓树。

    护着琴子的年轻人用着低沉的,略显缓慢的,带着一点魅惑磁性的声线,像是在询问,像是在安慰,带着一点无奈的语气,却是直逼眼前一片的污浊瘴气。

    “本来,并不想,管这事情啊……”

    “只是,这孩子,似乎与你的一部分,也有些关系吧。”

    瘴气的中心,似乎在痛苦地,挣扎着,颤栗着,像是要撕碎什么,像是要毁灭什么,梓树的枝叶剧烈而疯狂地拍打搅动着林间的空气,而周围的树木却宁静地仿佛已然石化。

    年轻人走上前去,摩挲着粗糙的树皮,闭上眼,连睫毛都不曾眨动,连呼吸声都已经无法听见,没有人知道,闭上眼后的年轻人,他看到了什么。

    “这孩子的,父母啊……”

    刹那,瘴气突然停滞不动了一下,陡然从中间分裂,激烈地缠斗起来,数不尽的怨恨,彷徨,挣扎,思念的表情一闪而过,最终留下的,是一张张痛苦而愤怒的脸。

    宛如地府的光景。

    天平剧烈颤抖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果然,是这样吗?”

    “这片山林草木丰茂,更胜他处,是有他物滋养所致,灯无荞麦本只是一个幻像,你们尚留恋人间的回忆,苦求这世上的人事因果,却是纠缠着不应再纠缠的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可怜,可怜……”

   “也罢,以这形,真,理,破魔剑,解放。”

    银发金人闪现,金色的符咒遮掩住了天地,怒喝一声,霹雳一击,顿时满山安宁。

    “区区一介卖药的人,我又何必,多管这闲事……”

    那年轻人对着胸前花纹繁复的铜镜,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你说,是吗?”

    ……

    琴子做了一个美梦,梦里的父亲母亲笑着抱着她,带着荞麦面的温暖气息,最后的最后,还叮嘱她,再也不用害怕,再也不用哭泣,如果相思难忘,就来向这棵树倾诉。

    当琴子苏醒时,眼前是一棵参天梓树,树旁是林林总总的坟茔,新鲜潮湿的泥土里,还有几丛即将收获的荞麦。

    转身时,迎着晨曦的村庄,原来就在不远处,飘荡着丝丝缕缕的炊烟……


    这原是数十年前战乱开始后,村里的人,埋葬外乡人的地方。

【TBC】

评论(7)

热度(24)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