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蝶—周翔(上&中)

非常感谢栗子的生贺么么么哒~

感觉写的很有深度呢!

并没有觉得特别bug,蓝色的粉末戳萌点】

恋爱总是来得莫名其妙的→.→

意犹未尽的感觉呀……反正还有下hhhhhh

孙翔只是想赢而已,很简单的,很单纯的心思。

所以说小斗神需要成长嘛,只是他得到的宽容太少,遇到的引路人都太不靠谱。

但是也是如此,才有机会和小周,和轮回的大家相遇呢。

用一句京乐春水的话,“年轻人的成长,总是耀眼的让老辈们难以直视呢。”←原句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_(:з」∠)_

周翔之所以吸引我们,或许有一定程度上,就是因为它是成长与信任。

栗子加油!无论你做了什么决定,只要是三思而后行,就一定能坚持下去的!

有些话我说起来很语无伦次【毕竟语死早】

但是人生,终究是要靠自己走完哒。

=3=么么哒

西木一了:

 @萱君_(:з」∠)_  

結果還是沒寫完的....

然後又沒重點的文

還亂七八糟

★用繁簡切換

所以可能有奇怪的錯字 

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寫錯....

★OOC系列

★沒文筆計畫

★有私設自己的想法

★時間點有bug

雖然有參考時間軸

但極度有可能有問題

我覺得我要被打死了 再見....

總覺得變成文題無關(

我為什麼要答應打TAG

這文別看好嗎_(:3UL)_

我數學不好時間點有問題 麻煩忽略qwq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黑,与夜晚的黑暗不同,并非看不见的黑,而是空无一物的,孙翔睁开眼,他知道这是梦,从转会嘉世开始,偶尔作的梦会缺一角出现一小块黑影,不知何时扩散到整个梦境,了无生机没有生物没有光亮,仅是全色的黑不搀染其他杂质。

        其实孙翔不常做梦,睡眠向来极佳沉稳的深眠,这一年半来,开始的不习惯到无视梦境甚至有些习惯,有时候什么也没有的梦境反而让孙翔感到平静,只是这次有什么不同,沙沙——沙沙——,细碎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回荡,沙沙——沙沙——,回头寻找声音的来源,看见的只有一片漆黑没有任何东西,似乎在提醒着自己的存在与周围格格不入。

        「啧,烦死了。吵死了,这鬼声音就不能停止吗?」孙翔不耐的摇了摇头抱怨,意外注意到地上的粉末…?细小的碎末泛着微弱的蓝光。

        梦中感受到自己的声音行为动作,甚至触碰东西,那种感觉真的很微妙,后来与人分享梦中的感受,得到了一群你是傻瓜的眼神,尽管如此,孙翔也无法忘记这伴陪着自己人生最大转折的梦。

        孙翔盯着粉末思考,梦中蹲着也不会感受到脚麻,只是对于地上的粉末,该有的警戒心依旧存在,明明是自己的梦境,孙翔却感受不到半点自我的控制,只能随波逐流听从他人的指示。

        「啧,真是不爽。」说完,一把拈起地面的粉末,来回的搓揉想试试能否得知什么讯息,粉末只是轻缓有规律的从孙翔指尖滑落,散发淡蓝色光彩的细末,有些梦幻,只是这明显不是孙翔要的结果。

        「什么鬼…?什么事也没发生啊,不就是一摊会发光的粉末吗,难不成收集一打做照明灯吗。」孙翔不耐的皱眉抱怨,细微的粉末又从头上落下,泛着蓝色微光的粉末落下似有几分迷幻效果,孙翔抬头看,只见细粉飘落,还未看清楚什么东西在飞…?,却被粉末弄糊了双眼,一阵刺痛后孙翔醒了。

        「我擦!那个家伙把我的窗帘拉开!」孙翔揉了揉因晨光照射而有些酸疼的眼睛,伸手抓起床边的手机看了眼,5月30日,注意的不是时间而是日期。

        『一定会赢,我会证明我比叶修还强还有资格。』孙翔下意识的紧握手机暗想。

        「小孙,今天起得挺早的,睡不好吗?」肖时钦有些微讶,这时间点通常只有自己,为了沉淀心情,自己向来会早期运动,只是没想到会遇到孙翔,虽然孙翔从不迟到,但也不会这么早起床,『难不成是因为今天与兴欣比赛,叶修前辈你的影响可真大。』,肖时钦在心中些微的苦笑暗附。

        「小事情早啊,没事!做了个梦而已,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打败叶修的。」以为肖时钦是担心自己状况不佳,孙翔充满自信的响应着。

        「是吗…?」看着孙翔跟往常一样无畏的自信,肖时钦觉得是不是自己多虑了,想着『是啊,一定会赢的,不论从那个角度分析嘉世不会输,这些日子排定的每个策略,一次又一次的磨练,付出绝对不比兴欣少,没问题的,冠军会拿到手的。』

        然而还未盖棺前,谁也无法下定论,嘉世输了,挂牌出售,有如戏剧一般,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有多少戏剧是由一出又一出现实的改编成剧本呢,又有多少人生上演了一场又一场比戏剧还波折的人生呢。

        退赛,究竟要面临什么后果,当下孙翔没有想过,日后回想也毫无作用,只是当下他终于知道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却没有背起一个战队一个俱乐部的责任,那日孙翔得到了成长,却舍弃了一队之长的责任,这抉择究竟是对与错,没有人可以定论。*

        『又来了。』,挑战赛之后,孙翔没做过相关的梦,又或许说孙翔再也没有好好睡过一觉,好几天的夜晚根本没有睡过,只是重复的观看那天的比赛。孙翔看着与往常一样毫无声息的空间,只是多了前次所见的粉末,这次粉末不再同上次一般,杂乱无章的散落在一个区块上,形成歪曲线条,如同指示一般。

        孙翔知道自己不喜欢受制于人,不论对方是谁,只是这次孙翔只能随着他的指示前进,不知道何来的预感,孙翔觉得不按照指示,这个梦大概没有结束的一天,虽然不知道是谁废了这么大的劲,是要整自己还是想干嘛,压根没有底,不过既然有方向就能前进,不论有什么都能跨越的,就算没有自己开一条路不就行了,总不可能把自己关在这里一辈子。

        空间内没有任何生息,随便跟着粉末就走,孙翔有点后悔,如果粉末没有停,自己不就必须一直走下去?!谁知道这些粉末延伸到哪里去,事实上,没过多久粉末就停下在一块地上,周围依旧一片漆黑,没有什么不同。

        「我靠,这梦不是在整老子吧。」还未继续抱怨下去,孙翔就看见了自己…?正确来说是过去的自己。

        孙翔迷茫中带点惊讶,影像中的男孩,与现在的自己不同,那是第一次与荣耀相见的自己,青涩又稚气,却与现在充满傲气带刺的自己不同,没有现在不信任人,少年的自己一脸茫然不懂得这游戏有什么好玩,为什么大家沉迷其中,影像中的自己目光里似乎写着『不就是一个游戏,有什么好玩的?』,只是那时候的自己大概没注意到,疑惑略带鄙视的眼光也带着尝试的渴望。

        不过几秒影像又换了一幕,与刚刚的少年年纪相差无几,只是眼中不再是茫然,而是专注没有一刻分心,全神贯注的盯着屏幕,下一刻扬起充满成就与胜利的欢呼与笑声,还未摘下耳机开心的与同伴们击掌,欢呼着胜利享受着胜利的快感,即便是旁观也能知道那是一场很享受的游戏。

        「啧,给我看这干嘛,难不成你也想教训我,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孙翔朝空高喊,紧握的双手,些微的颤抖着,那是刚开始玩荣耀的自己,只是没多久,就发生了些事情,怎样的事自己再清楚不过,影像没有停,事物不只有局限在荣耀,也有着自己与朋友们闲聊、游戏、恶作剧,普通的高中生活,在快乐不都在那场比赛瓦解,孙翔轻哼的一声。

        比赛没有丝毫技术含量,不过是一场连业余也称不上的路人团赛,一群无聊的人临时发起的比赛,过程中自己与朋友又一次不合,确实是自己速度过快脱节,然而他们跟不上自己也是事实,结局有什么好猜测?当然是靠自己一人技压全场赢得比赛,只是没有一人开心,对于比赛的结果,尤其事后对着自己说着:「孙翔你根本没想过一起比赛,只是想自己当英雄,证明自己的强大罢了,我们可不是你的陪衬品。」,想到这里孙翔冷笑的想着,『为什么他们不想想是自己太弱。』,不过也是,这样获胜的比赛不是第一场,刚开始高兴会阿谀的说着好险有你的存在,当自己阻碍了他们,没有发挥的表现,言语慢慢变调,看着自己的眼神也渐渐冷却不再是庆幸喜悦,拥有这样强大的队友,比赛成了自己最后一次与他们一起游戏,在这之后,再也没有来找过自己一起下本打团战,之后没过多久越云就来找自己签约,以为只要进入职业赛就能找到相当的对手及伙伴。

        那时候孙翔以为是因为自己与朋友实力差距太大,他们太弱了,只要进入职业赛就能找到实力相当的伙伴,可以一起,最后,体认到的却是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依靠,所谓职业级的队友依旧跟不上自己,过于强大的实力只有被排斥,与周围的队友无法相处沟通出现问题,在来到嘉世前早已习惯自己一人,曾经想过也许能与苏沐澄打配合,嘉世的枪与炮组合一直是联盟的招牌,只是对方完全不理睬自己,老是给自己一个臭脸,那时的自己想,不就是个叶秋,老子比他帅比他年轻,技术比他好有什么不满意的,妳不理我正好,我自己一个人不就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一样能拿下冠军,证明自己比叶秋还强。

        孙翔知道自己出了一身汗,现在自己正坐在前往S市的飞机上,似乎快要抵达目的地,耳边响起悦耳的女声说明着陆的注意事项以及提醒乘客记得携带随身物品别遗落下,望着窗外乌云密布的天色,孙翔下意识地抓紧手把,离开的前一日,孙翔又找邱非p一场。

不用询问孙翔也知道邱非一定会准时的到练习室训练,这大概是孙翔唯一能与邱非交流的方式并且熟悉的习惯,尽管两人的磨合与练习向来是自己大呼小叫指手画脚,只是某些时候邱非也会固执的不愿修改,这时候肖时钦就开始成了桥梁相互沟通,只是两人从来没有配合过,坚持己见,大概让小事情伤脑筋了,「小事情也挺辛苦的嘛。」沉思回忆中的孙翔无意识的脱口,那场比赛孙翔想过,没有肖时钦的自己一样会输给叶修,只是更加凄惨的输给叶修,孙翔觉得嘉世这一战注定失败,只要自己没有改观,嘉世的环境依旧如此,不论几次都会输给那个人。

        回忆中,看着邱非准时入座做着模拟训练的样子,想起挑战赛输了那天不知道自己如何回去,记得回到宿舍没多久后就睡倒在床上,连澡都没有洗,第二天早晨,早已习惯的生理时钟,准时的提醒自己该训练了,机械式的打开计算机执行着练习,当下自己没有走出门外而是选择自己的计算机,直到肖时钦来敲响自己的房门,孙翔也是刻意屏蔽一切想着练习,孙翔想不到其他方式或是其他理由,除了继续练习自己还能干什么,就像麻痹自己一般,直到晚上被肖时钦拖出房门去吃饭,自己依旧浑浑噩噩。

一个礼拜后,嘉世确定挂牌出售,大家各自有了地方,苏沐澄不用说去了兴欣,肖时钦回到了雷霆,而其他队友各自分散寻找着出处,孙翔是最后一个决定的,前往轮回,孙翔那时候发现自己没有地方可去,回到越云?不!根本不会想,自己就是为了冠军为了胜利舍弃了那里又怎么会回去呢?

        直到轮回找上陶轩,陶轩拿着一叶之秋来找自己:「孙翔,你跟一叶之秋去轮回吧。我来并不是为了取得你的同意,我是一个商人,不论你同不同意,轮回都会是你的归宿。孙翔你还年轻,轮回是个好地方,一叶之秋先寄放在你着保管,我相信你,过几日轮回过来洽谈后续事宜,我再来找你,我还有些后续工作需要处理,先走了。」说完陶轩将一叶之秋放入孙翔的手中就离开了。

        邱非是唯一一个没有寻找队伍的,尽管技术不够纯熟,不过已经足够光彩,早已吸引不少战队,听说微草也有意图签下他,然而邱非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丝毫没有任何动静,日复一日的练习,孙翔想说『做这些有什么意义。』,分不出这句话这话究竟是想对谁说,只是看见对方的所作所为孙翔到底没有说出口。

        孙翔在心中轻声的自嘲『自己终究不是嘉世人。』,跟着邱非与平时一样做着练习直到练习结束,最后,邀着对方跟自己P了一场,孙翔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甚至在最后说了傻逼的话,只是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及离开前,邱非对着自己说:「前辈,路上小心。加油。」,也许,嘉世比自己想象的有意义,并不仅仅是失败奉承难堪,也有着成长学习以及回忆吧,至少与小事情还有这家伙在一起挺不错的,没有回头向邱非挥手,不知不觉嘴上勾起笑容,轻声的说声:「你也是。」。

        2800万与一叶之秋,孙翔伸手摸了摸口袋,口袋没有任何东西,轮回不可能让自己拿着一叶之秋在身上,俱乐部也同时需要调整,只是不知为何孙翔觉得就在那里,一叶之秋会与自己同在,这一次会不一样的…,孙翔闭上眼深深吸一口气后张开,又是那双燎原之火的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近日S市频繁地下雨,只是因挑战赛失利,无心关注其他事情的孙翔压根没有注意,没想到一下飞机就遇见下雨,其实雨势不大、空气有些微寒,没想太多的孙翔随手把外套放在行李内,又懒得拿出来,原先打算在机场躲雨,又想起自己也算半个公众人物,随手拦了台出租车直接往轮回俱乐部去。

        「喂!大叔,我真不是什么奇怪的人,我有事找你们经理。」啧!还可以在倒霉一点,孙翔瞪着拦住自己不放行的警卫,刚想用手机打个电话联络通知一下,没想到前天手机忘了充电,现在手机早已无法开机,想起自己多抄一份经理的电话预防意外发生,结果还未给自己的机警点赞,找到的纸张,字居然全晕开了,一点辨识的空间都没有,造成现在被挡在门外进不去。

        「小伙子,要是每个人都跟我说我要找谁,自己不是可疑人物,我就这样放行我还有工作吗?」警卫大叔想着这小子怎么那么固执。

        「要不,你进去打电话问问不就知道了吗?大叔你们经理绝对知道我是谁。」近日来的不顺,本来就有些急躁的个性,孙翔口气不太和善,语气有些大声。

        「小伙子别当我不知道,你是想趁我打电话的时候溜进去吧,别在这妨碍我工作了。」对于孙翔不耐烦的态度,警卫也不太客气。

        虽然现在才7月中旬正值暑休期间,想等到八月初再让孙翔入队的,然而对方却提出希望提前过来的打算,轮回方思虑了一会,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先提早熟悉环境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同意让对方提前过来。多数队员早已回家过着暑期休假,除了周泽楷因为有些广告需要拍摄会不定时回到俱乐部比较方便联系,加上本身就是S市人,所以还在留在轮回内部外,仅剩少数的技术人员进行角色的微调还有一叶之秋的调整虽然需要孙翔一同配合,不过还是有不少数据的收集及调整例如技能点的部分加上几位后勤人员负责一些业务事宜构成现在轮回内部的组织。

        由于今天广告拍摄的时间安排在晚上,下午还有些空闲时间的周泽楷,想起今天是新队友到来的日子,下楼等待新队友的到来,却听见门口的争吵声,平日训练日有时候也会遇到不理智的粉丝,想趁机进入俱乐部,这样的争吵声不再少见,偶尔队友还会调侃自己魅力真大,不过多数人都知道选手暑期并不在俱乐部内,这时间点有人来访并伴随着争吵声就少见,难得突发好奇心的周泽楷,走到前廊看了几眼,很久很久之后周泽楷想也许那突发的好奇心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吧,受到缘分的吸引。

        看见孙翔的身影周泽楷微微一愣,记得俱乐部不是说好会派人去接这位队友的,怎么人在这里…?,虽然带有疑惑,周泽楷觉得现在应该先解除孙翔的困境才对。

        孙翔看着突然出现的枪王,不过现在似乎该称呼为队长,愣了一下还未跟出声叫对方,就见着周泽楷客气的喊着警卫一声李叔。

        「小周是不是吵着你了,抱歉这小子特顽固,说什么也不走。」称呼为李叔的警卫,有些无奈的跟着周泽楷道歉,说完转身又是准备驱离自己。

        此时,周泽楷拉起自己说:「这是…新队友。」,警卫的态度也是由愣了一下转变些略带尴尬,叨念着怎么不早说呢,说你们年轻人不是有手机打个电话联系不就好了,这不就没有误会了吗,外边还在下雨呢,赶快进去吧,原先孙翔还想说几句,手腕却被别人抓着往前走。

        「喂!周泽楷,放手啊!你要抓到什么时候。」孙翔就这样被周泽楷拉着走了一会,想直接甩开对方的手,又想起方才受到对方帮忙解围的,不好意思直接甩开,出声提醒对方,虽然这口气不太友善就是了。

        「抱歉。」连忙停下来的周泽楷,放开孙翔的手道歉,让后头跟着的孙翔有些反应不及,跄踉的踩了几个步伐稳住重心。

        反应过来的孙翔还未质问对方干嘛突然停下,反应到对方的道歉反而有些心虚,撇过头揪了揪发尾说:「不,没什么大不了的,刚…刚才,谢谢你了,这没…没…什么意思,就算没有你我也是可以自己解决的,不过还是谢谢你。」

        「嗯。」周泽楷只是轻声地应了声,静静地看着孙翔,正常两个人在一起的互动交流都不适用于这两人身上,一个交流沟通匮乏另一个不爱说话,空气中瞬间安静了起来,直到一声喷嚏声打破寂静。

        「冷…?」周泽楷看着搓了下鼻子的孙翔问,拉着对方手腕的时候确实体温偏低了些,以为是因为自己呆在室内所以温度偏高,看样子不全然,注意到孙翔的肩上有些水渍,而且对方还穿着短袖上衣。

        「嗄…?没事,我说你们这里是什么鬼天气,这时节跟黄梅季似的,雨下个不停的,不是说你们这会热死人吗,刚刚来的路上还淋了小雨,算了算了,喂!你知道你们经理办公室在哪里吗?」孙翔蹭了蹭鼻头,没有多想看着周泽楷随口念了几句,没想过这些话相当不适合说出口。

        接下来周泽楷突然拉着孙翔将人压在一旁的椅子上,说了声「坐。」,准备转身离去,似乎又怕孙翔乱跑,回头补了句「等一下。」,周泽楷的眼睛与自己对上,孙翔微微的一个恍神,绝对不会承认在被周泽楷那双眼睛揪着时失神了一下。

        说完随即快步的走掉,徒留孙翔一个迷茫,连忙起身朝着对方的背影大喊「喂!你要干嘛啊,不想带路就说啊。」,如若现在不是暑休,两人的动静早已吸引大批人注目。

        然而对方连回头理自己都没有,孙翔看着周泽楷离去的方向念着「搞什么啊!」,孙翔不知道周泽楷想干嘛,本来就不擅长人际关系,对方讲话又不说明白,孙翔开始胡思乱想,『难成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呸,荣耀第一人的度量还真小。』还顺带骂了自己的队长几把,孙翔明白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根本不熟悉,自己绝对需要摸索半天,暗想要是周泽楷敢把自己丢在这里,以后我们走着瞧,周围没有镜子,孙翔没办法看到自己的神情,如若知道那就会发现自己并非真的生气,而是有些失落及失望。

        等周泽楷等的有些无聊的孙翔,早从背包里拿出PSP随意的打几场游戏,打得正爽快的孙翔,没预料到有人会突然拿走自己的PSP,连忙想伸手拿回来,只是对方硬塞给自己一杯茶…?

        知道人是周泽楷后,孙翔瞬间不客气的问:「喂,你干嘛!」

        周泽楷只是静静地看着孙翔轻声:「先喝。」

        「喝什么喝啊!我刚刚可是要刷新纪录了,你干嘛啊!」随手将茶放在椅上,无法理解周泽楷想干嘛,又因为自己玩正开心的时候,随手拿走自己的PSP,而且对方随便将自己丢在这里,凭什么现在我又要听他的。

        然而在看到周泽楷那双眼睛,孙翔又不知道为何软化了下来捧起那杯茶,坐了回去,喝了几口,清淡的茶香,白烟冉冉的飘香四溢,配合着温热的茶水滑入喉中,孙翔感受到自己的体温渐渐的回温。

        「喂,谢谢啊,还有对…对不起。」慢慢的喝完茶后,知道对没有多做表示方的好意,孙翔有些后悔刚刚的小肚量以及随意发脾气。

        「周泽楷。」周泽楷只是淡淡地说出自己的名字,没有多做表示。

        「什么…?」无法理解对方意思的孙翔有些疑惑。

        「不是…喂。是周泽楷。」周泽楷重新重复了一次,又多了些话补充,让孙翔了解。

        「好啦,我知道了,周泽楷请多指教阿!未来多多关照啦。」懂了对方说了什么都意思,孙翔简单的自我介绍朝对方伸手。

        「干嘛不屑跟我握手啊。」等了一会,却不见周泽楷伸出手,只是望着自己的手发呆,看着对方迟迟不伸手,在心中暗想『怎么?不会也是假好心,当我是虎落平阳的落水狗。同情同情?』,完全不擅长伪装的孙翔,当然不知道自己别扭的神情尽收周泽楷的眼底。

        「嗯。…周泽楷。」一开始只是不确定对方意思的周泽楷,趁孙翔还没收回去前连忙握住,用着自己的话语自我介绍,并露出了一个浅笑。

        孙翔觉得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联盟第一脸是周泽楷,以前老认为周泽楷不过就是符合女孩子喜欢的小白脸形象,所以人气才会那么高,然而现在不是。

        看着孙翔突然盯着自己不说话的周泽楷,手上的力道没有松开依旧握着自己,只好伸手在对方的面前挥了挥。

        回神过来的孙翔,连忙抽出手转过身说:「啊!周泽楷我找经理,你快点带路啊,要不然我今天没地方住了。」,只是身为一个神枪手除了有良好的听力,自然也需要过人的眼睛,看着孙翔微微染红的耳朵,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了什么害羞,周泽楷却觉得自己相当开心,因为这耳红一定跟自己有关。

        走在前面的孙翔回头看了笑着一脸开心的周泽楷,孙翔像想掩饰什么似的,搔了搔头说:「周泽楷你还带不带路啊。」

        周泽楷没说什么只是加快脚步走到孙翔面前示意,只是经过孙翔身边似乎看见有什么绕在孙翔周围…?似乎有细微的蓝色粉末从孙翔的肩膀落下,反射性的多看两眼,却什么也没看见。

        大多数的事项只需要孙翔动动手指签下自己的名字,听着经理说着一些交代事项,有些无聊,孙翔还是按着性子耐心的听直到结束,至于派人接应的事,也没有什么突发事件顺利的解释清楚。

        「周泽楷你怎么在这,你也有事找经理…?」刚从经理室出来的孙翔微侧身退了一步离开门口,问着站在门边当石像发呆的周泽楷。

        「不是,找你。」听到孙翔的声音,才从自己的思绪出来的周泽楷摇了摇头否认并回答孙翔的问题。

        「找我干嘛?」孙翔好奇的,除了刚刚的意外以及帮助,孙翔可没有跟周泽楷有其他的因缘,毕竟自己无论在联盟内外都是以不会看场合加上不合群出名的。

        「唔…p一把…?」周泽楷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找孙翔,大概是想提前跟孙翔多交流,从刚刚的接触让周泽楷觉得新奇,跟自己完全不同类型的性格。

        孙翔一向对pk来者不拒,尤其是强者的邀约绝对是一口答应,不过今天的劳顿,加上还未饮食让孙翔有些迟疑。

        「用…小号。」暑期也还在在俱乐部内的周泽楷当然知道一叶之秋还在调整,以为孙翔是因为没有账号卡而犹豫。

        「不是那个问题,开修正场不就解决了。要不拿着一枪穿云屌打有什么意思,你不会输不起吧。嗯…周泽楷你知道这附近有什么东西能吃,我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东西,有没有什么推荐,吃饱我们来一场吧!」孙翔想了会,觉得吃饱再来也行,比起劳顿内心的求胜心更加强烈。

        最后两人还是借了俱乐部的卡,也不多说什么简单了当的直接上竞技场解决,只是几场下来,开场两人的势均力敌,到最后总是差那么一些,越打越急躁的孙翔没发现自己输在哪里,原先想再来下一局,周泽楷却突然退出。

        看着对方角色突然消失,孙翔连忙探头问:「喂!你不会赢了就想跑吧。」说完,发现自己的态度有些欠缺,却又收不回来的孙翔,感到有些后悔,又为了维持面子还是硬撑着。

        「不,有…工作。」周泽楷摇了摇头指了下时间,示意自己该离开了。

        「喔…,没事,那就再见。」知道自己反应过大,孙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随手向周泽楷挥了挥手示意。

        孙翔这样有些敷衍的态度,周泽楷也不生气,犹豫了会问:「明天…再来?」

        今天的对战,周泽楷虽然全全获胜,却赢得不轻松,尤其是孙翔会突然飞来一笔,不像以前那般直接,纯走着硬拼技术及手速的方式,虽然后面几场输的原因不单单是诱敌技术不熟练或是对自己的想法稍作迟疑大概也因为旅途而有些疲惫吧,误差虽然不大但身为高手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蛤…?」重新观看刚刚与周泽楷对战的录像,孙翔有些没反应过来,习惯于专注一件事上就无视周围的人,也因为过于专注造成有些人认为自己是态度傲慢不愿搭理人。

        「明天…再来?」周泽楷缓缓的再重复了一次,看着孙翔迷茫的眼神,与之前在赛场上或是别人评价中的不同,对孙翔的好奇又加深了,想再多多接触。

        「你说pk?明天我一定会赢。」想了会明天周泽楷在指什么,孙翔毫不犹豫的做出宣言,狭长的眼型将青年的笑容显得有些挑恤。

        「嗯,早点…休息。」应声回复孙翔,不忘提醒对方早点休息。

        收到对方的关切,孙翔愣了一下,不知为何想用屏幕遮掩自己,以为孙翔不会出声准备离开的周泽楷,屏幕后方传来细微的声音说着路上小心。

    这几日过着与周泽楷切磋或跟着技术人员讨论着一叶之秋调整,好几日没做到那个梦,这成了挑战赛之后,孙翔最舒心的日子,虽然本人还未发现,自己来到俱乐部原先紧绷的神经或是偶尔会皱着眉慢慢散开,似乎一切再往好的方向发展,这一次会不一样。

        周泽楷看着茫茫人海,从来没有如此直接地感受到S市那数不清的人口,直到孙翔与自己分散,找不着对方开始,第一次周泽楷希望这世上只有自己与孙翔两人。

        至于为何两个半个明星的人会出来透透气,起因是因为不知不觉养成的每日pk结束,孙翔突然问起自己哪里可以添购漱洗用具,表示自己的洗发精快用完了,没注意到,所以才会带着对方出来,没想到买完后,孙翔突然问自己S市有哪些地方可逛,说难得出来逛一逛如何,原本想拒绝对方,想告诉对方两个太受瞩目不安全,刚刚在超市内早已感受到不少目光,尤其孙翔丝毫不注意的直接呼喊着自己的名字,只是看着对方期待的眼神加上觉得自己讲不出如此清晰明确的话,便带着对方到周围有名的广场看看,打算带着对方扰几圈就走人,没想到两人失散了。

        周泽楷拿起手机准备拨打对方的电话,这时才想起两人从来没有存过彼此的电话,原先的不安感又扩大了几分,加紧脚步四处的张望。

        孙翔从跟周泽楷分散那刻,开始后悔没事提议什么出门走走的破主意,老老实实的回俱乐部,不论是回宿舍倒头睡觉或是看看无聊的综艺节目甚至打几把PSP,都比现状好多了。

        没有任何联络方式,又不知道彼此在何方,这样的情况下寻找一人,有机会吗?虽然广场有着扩音设备寻人,但周泽楷不敢张扬,毕竟扩音下去要是有荣耀粉过来围堵两人,这就彻底回不去了,只是在于毫无方式计划以及目的的方向,寻找一人又需要多少的运气。

        孙翔知道如果两个人跟着走动,更容易错过彼此,回到自己发现与周泽楷分散的路口,无聊的等着周泽楷到,不知道为何孙翔觉得周泽楷一定能找到自己,而自己只需要等待,这不符合自己做事的方式,然而却让孙翔感到安心。

        再拒绝第不知道几个来搭讪的女孩甚至有男孩子,孙翔觉得要是周泽楷再不来,就自己一人回去俱乐部,原先放空的表情开始皱眉显示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又被人抓住,只是这次对方居然一把拉住自己的胳膊迫使自己转身,准备朝对方开骂的孙翔,看见来的人瞬间亚火。

        「你…没事吧…?」孙翔看着满头是汗的周泽楷就知道对方有多着急找着自己,出口的叫卖瞬间转变为关心。

        孙翔的身高本来就突兀,先从周围寻找再往回确认的周泽楷,看着一人的背影,早已不耐烦的踏着地板,连忙跑去拉住对方。

        「没事,找到就好。」对着孙翔摇了摇头,放下扯着对方臂膀的手。

        孙翔发觉自从遇到周泽楷自己一直在道谢以及道歉,不过看着周泽楷找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觉得自己确实该好好道歉,扯了对方衣摆两下。

        平时有在上健身房,平息些气喘的周泽楷,感受到孙翔拽了自己抬头看了看对方,与刚到轮回见面孙翔不同,那时走道的光微弱,凭借着自己过人的眼力,而这次在广场的灯光下,清楚的见着撇头没有正视自己的孙翔微微发红的耳朵。

        「抱歉,我不该提议来出来走走的。」孙翔搔了搔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没有多于的花俏修饰直接了当的道歉。

        周泽楷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后,拉着自己离开,看着周泽楷覆盖在自己手腕的手,长而不瘦,细而不纤,节骨分明,是一双保养的很好的手,不管做什么动作都好看的的手,孙翔开始走神想着这双是如何操作一枪穿云在赛上奔驰,薄茧与手微热的温度透过手腕,神经传达感知,然而这温度似乎也传到心上,最后只是默默的让周泽楷带着自己回到俱乐部。

        直到回到自己的房间,孙翔不知哪根筋不对,突然叫住周泽楷说:「周泽楷你很好,我相信轮回也会很好。」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的孙翔,连忙开门不等周泽楷反应。

        愣了一下的周泽楷看着孙翔慌慌张张进了房门,知道对方又害羞了,大概不论自己怎么敲门也不会响应,只是轻轻地叩叩两声,在门边对着里头的人轻声的说了声晚安。


[☼*,.,.**,.,.*,.,.**,.,.*,.,.**,.說好了吃了我也不打死我的(no,.*,.,.**,.,.*,.,.**,.,.*,.,.**,.,.*☼]

第一次寫這麼多字數的同人文...

中間一堆奇怪的bug

例如沒有電話可以問 打回俱樂部問也有瘩...

還有能拿psp出來玩怎麼可能忘了充電器

然後有人接應怎麼可能沒人通知

兩人發展迅速的跟什麼一樣

自己都知道槽點在哪裡我為何還要發出來(

然後中間退賽那段的看法

我真的覺得我會被殺了—(:3UL)—,上篇的退賽部分我想說的不是孫翔造成嘉世出售,做嘉世出售是陶軒與孫翔無關,但孫翔的決定卻是只對自己負起責任,並沒有對戰隊負責(這語氣好重我是不是太偏執),也許作為一個選手退賽是對的,陶軒的指責確實該有的,雖然我覺得當下陶軒只是亂發脾氣,因為被葉修狠狠打臉,所以才憤怒指責,畢竟對多數人來說那場比賽是有機會的,儘管這機會是給俱樂部不是對榮耀,我覺得我語言乏匱表達不出來,當時孫翔他同是一隊之長,他放棄的就不單單是自己的比賽而是全體的勝負,個人感覺當下葉神是教會了孫翔對榮耀的態度,然而並沒有讓他理解該負起的戰隊責任,當然不管哪個部分都不是葉神該教的就是了,這應該是嘉世要讓孫翔理解,然而事實就是輸了,而後來,有了輪迴從新開始就是這樣。媽呀,別打死我…………,orz

整篇文章有好多想說自己傻逼的地方

 時間參考:全职高手第九赛季时间整理


總之感謝包容....


评论

热度(17)

  1. 萱君_(:з」∠)_西木一了·水莲花的周泽楷·基三真好玩 转载了此文字
    非常感谢栗子的生贺么么么哒~ 感觉写的很有深度呢! 并没有觉得特别bug,蓝色的粉末戳萌点】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