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写给 @沉吟至今 的不成敬意的小礼物

少年生自温暖潮湿的南方,那里有崇山峻岭群龙盘踞,茂林修竹高岗凰鸣。

顺流而下,少年往春天和冬天离去,去寻觅桃源。

不,不是桃源,少年想去看雪,少年想去听海。

是晶莹絮絮纯洁无暇的雪,银妆素裹水晶洞府一般的天地;是风吟鸥语涛声阵阵的海,拍碎碧波直击长空那样的存在。

云深山重,春天的少年拾到雪那样白的梨花,透过有几分温度的阳光析出血肉的质感,清淡的粉红经脉蜿蜒盘旋到手心;海风一般的林涛,从山柏云杉间涤荡穿行,抚上少年的手腕。

风刀霜剑,冬天的少年踩上雪那样凉的冰湖,点缀着四下凋零的残荷漾着悲壮的美感,枯萎的深褐茎叶垂坠僵直在脚边;海沙一样的月光,从寂寥疏朗的天幕笼下,透入少年的眼眸。

寒暑交际,山川变色,也曾见过行色匆匆愁云惨雾的羁旅游子,也曾识得红帐锦绣金榜题名的状元喜事,也曾尝出佳人才子同心结锁的浓情极乐。

少年在这天地间,已经数过二十载春秋。

桃花白马,春衫少年侠气,从遥远的紫禁巅辗转,逆流又去寻那凤鸣。

天的尽头是更遥远的天,海的彼岸正是海的此岸。

少年的心里装着雪,和最初相见的那一片海,车辙辘辘,归去也。

归去也,一朝冬去春来,酩酊世事不复问,且看那山川海阔,且看那夏雷冬雪。

雏日升于彼山。


生日快乐,愿君忘忧

很仓促地胡乱写了一点点东西…过几天再补正式的…感觉要赶不上orz



评论(2)

热度(6)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