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邦信】一个有点长的脑洞

一个很雷的脑洞

起因是我有点晕火车…真的很雷,怕被雷到请不要点开!!!

伪游云梦的时候,韩信被捆了仍在车子里,前一天晚上没睡好,又心事重重,加上手脚被缚平衡失调,,遭受重大打击的他又被摇晃得恶心,吐了。

这一幕刚好被上车来看他的刘邦看见,其实刘邦来云梦泽,最初是因为听人说韩信要给钟离眛生孩子,原本荒诞不羁,但是越传越像那么回事,就渐渐将信将疑了,然后看到韩信吐了,脸色惨白,面容浮肿,身形迟钝,妈耶,真的怀了啊。

又紧张又生气的刘邦质问韩信,你真的有了?真的是钟离眛的?

刘邦咬牙切齿地在车子里踱步,烦躁又愤怒,然而韩信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刘邦思来想去,转身出去了。

好半天端着一碗药进来,沉着脸,要灌韩信,韩信自然不想莫名其妙地喝莫名其妙的药,不愿意,奋力挣扎起来,觉得刘邦的脑子里好像少了些什么。

刘邦这下觉得自己敢肯定是个野种了,还居然要保那个野种,药也都洒了,气急攻心,脱了裤子也不好好扩张就上了他,出了点血,心里有点悲哀又有点满足,走出去传诏降楚王为淮阴侯,大赦天下。他走了出去,心里想着以后有的是日子让他怀上。

而车里的韩信愤怒悲伤委屈难过再加上晕车和方才受的苦楚,终于昏了过去。

韩信醒后大病了一场,刘邦以为是小产后遗症,顾着他面子不告诉别人,偷偷给他送坐月子进补的药材食物,韩信虽然不知情,但是满肚子疑问,他自然是没见过坐月子的,只觉得都是古怪,梗着脖子不喝。

刘邦又气又急,以为韩信是不舍的那个小孩,思前想后心软了,想补偿他,就加倍努力想让他怀上,还不停送小孩衣物玩具去淮阴侯府上。

韩信忍无可忍,终于问他是什么意思,杀便杀了,为什么要这么折辱他。

刘邦看他目眦尽裂,心灰意冷,以为韩信死也不想给他生小孩,之前还让他写写兵书哄他开心,要不带他去战场上散散心?

韩信听完气笑了,怼了一句,说臣刚小产了,恕不远送。

刘邦又颓又丧地上了战场,打到了白登,还被围了,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却得知韩信死了。

刘邦大恸,悔不当初,不该勉强他给自己生小孩的,这件事情终于暴露了吗。

刘邦隐忍不发,回去处理家国大事,盘点好了日后清算的道路,伤上加伤终于病倒了,治什么呢,大人孩子都没了,不如随他去吧。

他灰心丧气地闭了眼,想在九泉之下,说不定还能看到韩信,和他口中那个他们未出世的孩子。

然后再一睁眼,他就吓醒了,原来自己还在前往云梦泽的途中。

刘邦想要忽略那个梦,提起精神来见韩信,韩信被按倒在地,旁边还放着一个木匣子,匣子里是钟离眛的头。

虽然觉得荒谬,但刘邦放不下心,还是找了随行的医生给他诊脉。

那医生刚把完脉,惊出一身冷汗,退后三步跪倒在地,喊一声陛下就一拜不起,颤声说,是,是喜脉。

刘邦觉得头疼欲裂,想把自己掐醒,一定还是在梦里呢。但是跪着的韩信却笑了,说,陛下,你觉得这是谁的孩子。

刘邦觉得自己真是说不出的难过,长这么大从没如此憋屈过,就怼了回去,说堂堂楚王心甘情愿雌伏,还要给人生孩子?

韩信笑了,说,从前是心甘情愿的,如今就打了吧。

反正那孩子的野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话间血就从他跪的地方蔓延开来,来之前他是服了药的,他跪得笔直,虽然低着头,目光却悲伤地看着那颗钟离眛的头,又喃喃自语,说一命换一命,大概也不亏。

刘邦又惊又怒,问他究竟是谁的孩子。

韩信跪在地上仰头,直盯着刘邦的眼睛,眼神锋利地像要渗出血光,说死了就是死了,在乎是哪个野种做什么,我也该死了。

刘邦觉得先前梦里的事情一件一件翻江倒海地冒出来,那血太刺眼了,明明见惯了血的,却突然觉得害怕,他觉得自己好像大概是忘了什么,但是忘了什么呢…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什么时候他好像,见过这样的血了…

仔睁眼的时候,刘邦觉得左肩刺心地疼,血慢慢渗了出来,和梦里是一个颜色的,眼前是未央宫卧榻的床幔,是了,是了,这回总算是醒了…

是了,淮阴侯,不是已经死了吗?

再闭上眼,一切归于空茫的虚无,终是平静。



由于我有HE强迫症,所以我要强行加一个结尾

再看到光亮的时候,耳畔突然想起这句话:“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五秒达到战场,请做好准备,全军出击!”



评论(31)

热度(57)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