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李白x你】龙渊

*一个送给同学 @沉吟至今 的不知所谓的突然糊出来的脑子不太清醒的短打小故事,少年即是你,你即是少年。

*人设故事背景见王者荣耀官方人物故事

*有历史上的太白元素添加

*非乙女向


七月流火,萤火微凉。

是夜,白衣的侠客醉卧而眠,身侧是他引以为傲的名剑,细碎星光镶嵌在深蓝天幕上。幕天席地,侠客眼里似乎只有熠熠星光。

此剑,削铁如泥,可诛神灭佛。

夜风乍起,萤光乱了阵脚,隐隐有剑鸣铮铮,侠客从脑后抽手按下挣动的剑,只是望风起的方向觑了一眼,似是漫不经心——

“来者何人。”

四野寂静,唯有风抚草动虫鸣戚戚,那处并无人应和,那透着诡异的风却停了。

呵,侠客坐起低头解酒壶,半是不屑却又半是兴味盎然,仰首饮那不知从何而来的琼浆。

“小子,不必躲躲藏藏。”

明明该是半醉了的,话语间却没有丝毫疲态——

“我误入此地,相遇为缘,来,干!”

风起之处隐隐现出一人身形,与那侠客身量相仿,并无寸铁在身,似是犹豫片刻后退一步,又昂首走近前去,接过那酒一饮而尽——“好酒!”

那盈满了星光的酒液清冽甘甜,入喉温暖绵长,似有千钧之力抚平茫远距离,少年警惕之意顿消,禁不住赞叹起来。

再者,这栗发白衣侠客虽看着面生,语气却令人怀念得紧,字里行间透着令人心悸的熟悉感。

虽是初遇,美酒入腹万般皆无恨,二人倒是投机,三两句攀谈起来。

这峡谷透着一丝古怪,二人皆误入其中,不得其出口。

少年来自另一个时空,本是在追寻一个答案,所经之路本无此景,到此处前仍在品读卷帙,几乎是纯属意外。而侠客则从这片大陆中央的大唐一路游历,已有两个春秋。侠客心下了然,方才的剑鸣,怕是此物对外乡人的应激反应了。此人既不是魔种,又是懂酒之人,相交又何妨。

误入异时空,少年却如此镇静,侠客也高看他几分,细细介绍起这里的事情——这片大陆名为王者大陆,魔种与人相争,而人与人复相斗,并不是太平地方,既然少年并不生于此处,必有归去之路。

不过机缘巧合,此处纳凉甚好,倒不如共卧品一品此夜星光,也不算辜负。

少年应下,却低头凝视那柄名剑,寒芒彻骨,其上瑛珠莹莹有血光,拂剑照严霜,近身杀意阵阵,令人不寒而栗。

少年问,此剑何铭?

侠客不答,顾左右而言他,却问少年,剑是何物。

少年答,勇者仗剑而行,剑是伙伴,剑是依靠。

侠客复饮,轻笑——剑者,行战之术,杀人之物也。

虽是笑言,言语中却透着说不清的落寂,少年深深望进侠客蔚蓝眼谋里,期盼得到详细的答案。

侠客放下手中酒壶,只道与你投缘,但说无妨,我自仗剑术诗文欲一试天下,几载寒暑方知这真真假假恩恩怨怨都是浩渺烟波,又不得挣脱,但愿长醉,不扶转醒。且不管那恩怨情仇,爱也罢,恨也罢,今朝有酒今朝醉,何必苦恼!

半晌无话,侠客又道,此处虽地势低洼,伸手却仿若可摘星辰,也罢,我且用这杀人之物,与你舞上一舞。

抽剑而出,白衣侠客眼神忽而凛冽,跳出三步外,持剑指地,抬手挥剑穿梭于萤火之间,剑光游龙,决浮云,破碧空,绕于侠客身旁,破空之音不绝于耳,一舞未竟,那侠客倏忽站定,击剑而歌。

何者为战,何者为剑?

少年恍惚间,侠客已施施然落座,复举酒邀月,自饮自酌,自言自语,酒为剑歌雄。

何以为剑,何以为战?

剑非万人敌,纵横又何如?


所欲之事,光怪陆离,少年神思朦胧,那剑歌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绝不像是初次听闻。

所求为何?

那个答案……究竟是……

酒意涌上心头,苦涩的回味引领着澎湃汹涌的情绪巨浪滔天,几乎淹没坝顶,似乎有什么东西顷刻间决堤,呼之欲出——

“此剑铭唤,龙渊。”

剑气迸发,世界突然旋转撕裂,那白衣剑客旁若无人唤他名姓,道一路珍重,是时候了。

少年猛然睁眼,身处之处仍是书桌,肘下一本诗集还摊开在原本的位置,只见书页上长剑高悬,似有人持剑起舞,而剑光未堕。


【END】


afterstory:午夜,明明没有喝酒,却有微醺感,听着以剑之名慢慢爬了一点格子,本来想试试开辆车吓唬你,想想自己开车太过于艰难,还不如写一点想说的话。

不知道能不能看明白……估计满是错别字语病和bug

无惧我不见古人,唯怨古人不见我

晚安,啊不,早安


评论(6)

热度(30)

  1. 沉吟至今萱君_(:з」∠)_ 转载了此文字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