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邦信】风骨 圣诞番外

正文见→风骨正文,算是圣诞贺文吧

let's go→


自行车又坏了,还好是抛锚在主干道旁边的修车铺旁。

军绿色的厚重的大衣挡住锋芒毕露的寒风,毛衣和御寒的物件撑得整个人都饱满而圆润,修车的大爷对着车轴娴熟无比地敲敲打打了一番,宣判了死缓——车轴怕是冻坏了,今天已经太晚,小伙子,你不如把车留在这里,明天来领走吧。

语毕,大爷抬手抹了抹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头,又加了一句,我也要回去陪家里人过节啦。

刷开小黄车带上骑车手套的时候,韩信想着修车铺老板满溢幸福的语气,心里突然有了一点失落。

圣诞快乐,而B市的漫长冬季才刚刚开始。

虽说是洋节,但这一类的日子,本来就是提供给大家从繁忙的生活里抽身欢聚的一个借口罢了。

他们在一起已经两个多月了,或者说是更久——彼时相互袒露了心事,前世今生的交错感中,相处起来竟有些老夫老妻的架势。

也许当年的硝烟沙场爱恨情仇太过于轰轰烈烈,如今平淡的日子里,两个人都泰然如水,彼此一个眼神一点动作都能猜到三分心事,藏秘密是几乎不可能的,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大约是相敬如宾?

原本这样的完满安逸或许正是他渴求了两世最终的结果,如今却突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已经过了熄灯十一点,校园陷入短暂的沉寂,只有主干道两边的路灯还有一点点光亮,稀疏地冷清着。

另外两个室友一个小时前还在朋友圈分享圣诞狂欢的动态,明明临近期末,图书馆却罕见地没有爆满。

紧了紧右手的把手,韩信骑得更快了一些,冷风从耳侧呼啸飞驰,从图书馆里带出来的热气已经悉数散逸,大脑开始陷入短暂的迷蒙的散漫。

刘邦在听他说有大作业的deadline要赶的时候,其实并未提出多少执着的异议,这让他仅有的一点点愧疚也消失殆尽,进而升腾起星星点点的感激和庆幸——他还是如前一世一样成熟而包容。

但圣诞即将过去,或许是因为被万千欢笑感染而心生艳羡,或许是因为受了车轴损坏的影响,或许是四下空寂夜幕清明让思绪游离……

上一次车坏的时候,身边还有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如此不习惯一个人了。

刘邦待他是极温柔的,也许是受了那亦真亦假似是而非的“前世”的影响,比自己年长的恋人总是能洞察和平稳他的心绪,不过分越界,可以说是柔情似水小意温存。

被人这样温暖地宠着自是受用的,但是似乎也有一点柔过了头,交往了两个多月,他们看起来亲密无间,更进一步的接触确是没有的了。

哪怕是凭借拼凑的前世回忆,韩信也能隐约感觉出,自己的恋人在于自己相处时候,仿佛隔着一层难以拂去的壁障,如果说上一世是芥蒂的防备,那么如今更像是带着畏缩的疏离。

未免太过于君子,反倒显得做作而虚伪。

韩信第一次对他们之间的关系进行深刻地反省,暗暗懊悔起来。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圣诞节,原本不该是这样的。

不该是这样的,那又是哪里出了错呢?

恍惚间已经到了宿舍楼下,熟悉的房间窗帘紧闭,并没有透出些微的光。

他,还没有回来吗……

还是已经睡了呢?

常走的单元口已经紧闭,这个时间段,只有主单元尚可使用了。主单元咖啡自动贩卖机上也被人布置了槲寄生和圣诞铃,旁边伫立一棵苍翠的塑料圣诞树,细碎的流苏在灯光下熠熠闪光。

仿佛感到了暖意的源头,韩信停下脚步,点击购买了一杯圣诞限定的薰衣草热可可,等待制作的时候又想了一想,买了第二杯。

大意和疏远的其实是我吧,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韩信隐隐有些后悔——就算察觉了恋人的些许畏缩,自己也没有正面回应,反而顺理成章地让这个圣诞如此虚度,连礼物也没有准备。

握着两杯热可可健步走上楼,开门的时候,韩信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开关声响——

“圣诞快乐!”

随后整个寝室都亮了起来,数不清的暖黄色小灯从他们的床帐上圈圈叠叠蔓延到桌椅和地上,间或垂坠着精致的小装饰和拐杖糖果,而站在正中的,他年长的恋人,戴着一顶看起来有些滑稽的圣诞帽,张开双手似乎在等他的拥抱——

他笑得甚至有一丝计谋得逞后的顽皮快意。


圣诞快乐!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END?】


最近太太太太太太太忙了,比上面的韩信还要忙好多倍,qwq圣诞没空过,但是忙起来就很想开车……哇请你们自行脑补彩灯play(bushi)

圣诞快乐w要和在意的人好好表达爱意哦w


评论(14)

热度(49)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