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邦信点文】尘封的罪徒 1

—————————————————我是阅前说明—————————————————————

*点文详情见我之前一个点文lof,让两个室友给随机数,分别说了3和5,所以本来会是伯爵x特使+道具,但在想情节的时候觉得好像都能加进去诶……就想都放进去。。。街霸那个由于只有一个跳所以这次只能用半强制的梗啦抱歉_(:з」∠)_

*本章交代故事背景和人物设定,没有肉,下一章开始应该只能外链了……你们快上床啊我都要急死了!

*笔者老工科糙汉,真的不会写文,自娱自乐而已

***一次半强迫到享受的初夜(初拥)道具+一次灌肠道具,设定吸血鬼唾液可以让两情相悦的人发情,德古拉皮肤故事设定+圣殿时期圣殿和特使相爱设定

***所有描写全部来自臆想!不具有任何科学性!请勿模仿!

***如果您还未年满18周岁,请在父母许可的情况下观看此篇!

***注意身后

***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情节!

***一切都是人物衍生,与人物本身无关

***最后一个提醒,笔者没有驾照,驾龄一个月,请抓稳扶手!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1.失落的银蔷薇


风暴,撕裂阴暗沉郁的苍穹,狂躁如箭矢的雪片冰刃在加速俯冲的,尖厉嘶吼的盘旋气流中失控地倒灌着刺入地表。厚重的云层染着肮脏的夜色,乱糟糟的棉絮一样揉紧了,随意丢弃在天幕,遮蔽星月,偶有雷霆怒吼着劈开一团纠葛杂乱的共生晶体,又在短暂的苍白霹雳后被无尽的沉寂黑暗吞噬殆尽。

弥撒的时间早已过了,领过圣餐的信徒已然入眠,教堂的晚钟永远不会失约。

沉默的城镇笼罩在如日升之处极地之海深层坚冰的钟声里,在这场遽然来袭的风暴里担起满目冰霜雨雪,篝火灰烬被覆盖,平日里最热闹的教廷广场上积了一层滞涩坚硬的冻土和冰渣,下水沟里最适合传播疫病的,肮脏湿热的角落也冷透了。

淡金色长发的青年裹在薄羊毛毯里,正对着即将熄灭的壁炉,他睡着了,手里却还紧握着长枪。发尾微卷,束发的冠也没有拆下,青年的眉间有紧张的神色,半隐在额角下垂的刘海里。

他是教廷最年轻的特使,出生时就担负着古老羊皮卷上镌刻的神圣使命,在唱诗班和白鸽的圣洁歌声里,主教把圣水施予他,赐他预言里战无不胜英雄的名字——至此以后二十余载,名唤韩信的孩子在无尽的期盼和崇敬中长大,尽管并未继承曾经的英雄的回忆,他发誓用生命守护这片冠他荣光的土地。

而今,教廷沉重结实的酸枝木大门挡住了风暴侵袭,守夜的青年无声无息地入睡了,梦里也不得安宁。

破开这片寂静的,是尖锐的玻璃爆裂声,不速之客砸烂教堂穹顶精致复杂的彩色玻璃,抖抖翅膀上残余的积雪,伴随着倾泻而下的狂风冰雪彻底掐灭了炉火。

苍白的脸,长而直的优雅鬓发,血色红眸低头环顾四周,一眼看到了蹙眉沉睡的青年。

把翅膀收在身后的闯入者展露出一身优雅合身的礼服,胸口一支做工精巧的银蔷薇代替了装饰用的胸巾,忽略那对蝙蝠样式的翅膀,正眼看完全可以说是一位面如傅粉的英俊伯爵。他面无表情地慢步走近了青年,鞋跟在大理石地板上敲击出规律的啪嗒声,又在他面前弯下腰,伸手撩起青年的碎发,用冰冷的脸颊贴近了沉睡的人,像是藤蔓在吸收青年身上特有的养分,他沉醉着与青年肌肤相亲,在双唇接触时又陡然放开,鼻翼轻触,他收起獠牙,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青年的唇,睁眼时,那双刚才被纤长睫毛覆盖的眼眸变成了妖异嗜血的猩红色。

四百年前,教廷的圣殿骑士,曾经的教廷之光被教廷欺骗,背叛,抛弃,挚友天堂福音之死让他如堕地狱,投奔暗夜之主的他原以为可以用新的身份与过往一战,命运却让曾经心心相印的教廷特使与他交战——德古拉命中注定的克星,用尽生命之力把二人当年初见时相赠的银蔷薇钉入自己的心脏,带着无数的爱恨与他共同沉睡了四百年。

四百年前,他看着韩信拥抱着他,心脏流出的血从身后逐渐眼展开,身侧迅速长出荆棘玫瑰簇拥环绕着他们,本已失却的疼痛感突然汇聚在那一个小小的创口上,淡金色长发的青年紧紧地跪坐在他身上,在眼前的一切扭曲失真之前,逐渐化为光点,消失殆尽。

再次醒来的那一刻,心脏的位置仍然插着那枝曾经致命的银蔷薇,沉睡的四百年,似乎让他增强了许多未知的力量,银已经不足为惧,他听见窗外的暴风雪如陷入沉睡前那晚一样疯狂而肆虐,斗转星移,他的特使,他的睡美人,他的光明也是罪恶,应该也已经醒了。

他们是共生的凌霄花,他知道的,在这漫长的四百年的梦境里。

命运若是想要迷惑自己,不如就让命运称为玩具。

“睡吧,我的奥罗拉。”轻佻的语气带着难以掩盖的兴奋,“小特使,四百年了。”

用无形之力托起沉睡青年的闯入者在原地停顿了一下,倏忽伸展开翅膀,带着一股强劲有力的上升气流腾空,从方才进入的玻璃窗口迅捷掠出,留下一个空无一物的教廷和一句盘桓其中的咒语——

“伯爵我,又回来了。”

【TBC】

评论(13)

热度(106)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