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王者荣耀】甘味十五夜

*含有微量邦信,短打 给女朋友 @地平线上的耗子 的迟到的中秋贺礼

以下正文:

我叫不知火舞,是王者峡谷中一名女忍者。

我的记忆里,有过千千万万种表情。

几个月前,我在一个四四方方的透明小房子里苏醒,身上穿的还是熟悉的红白织物,花蝶扇也好好地被放置在我身边,但附近的人看起来都非常陌生,完全不是我熟悉的样子。

他们重复地说着我不太能理解的语言,好在他们说话时,我能看见的视野范围内,最底端会出现一行翻译,简单来说,像是表达了一遍欢迎的意思,摆出一个又一个林林总总的姿态,又沉默着站成一个个雕塑。

然后我看见了她。

深绿色的袍子,戴着不知名的亮晶晶的被她称为“眼镜”的东西,白皙干净的脸庞,唇色极浅,虹膜带着一缕难以察觉的棕褐色,过肩长发披散着垂下,比我高了一点点,却又站得笔直,需要踮起一点点脚跟才能仔细观察她精巧的五官。

是一个看起来并不怎么擅长战斗的人啊。

她说她是王者峡谷的召唤师,而我现在的身份是一名与她并肩作战的英雄。

我们像这样见面的机会并不会太多,毕竟召唤师在王者峡谷实体化的技术还未成熟,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会通过特殊的枢纽进行心灵感应,她将为我指引方向,而我将为她夺取胜利。

她垂在身侧的手不经意地绞紧了墨绿长袍的边角,眼里好像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她把手放在身前揉搓着,咬着嘴唇像是在思考什么,又突然弯下腰鞠了一躬,像是搅拌舌头一般费劲地说,自己还是个新人,可能无法发挥我真正的力量,请多指教。

用的是我熟悉的家乡的话语。

末了,她笑着补充,我是她最喜欢的英雄了。

后来的日子里,她经常带着我参与峡谷里的战斗,我遇见了各式各样的和我一样被召唤出来的英雄,可是上一秒我们可能还在并肩作战,下一刻就要兵戎相见。

他们有着相似的样貌,用着重复的技能,却都有着小小的不同。

那天本是一个普通寻常的排位赛,她向往着胜利的金色星星,我向往着她的胜利。

我对着对面防御塔前的诸葛亮扔飞了又一个花蝶扇,看着手腕上再次聚起的光,驾轻就熟地准备做下一个翻滚动作。

然后我听到她突然说,我想带你见一见我的朋友呀。

我同意了,或者说我本就没有拒绝的可能,但她没有注意到,我下一次的飞踢歪了半寸。

终究是有些怕的,所惧并非战斗,而是害怕我不能在她朋友的英雄面前,展现出一个利落女忍的样子。

她的朋友来的那天,依次领了一个紫衣紫发的坦克,名唤刘邦,据说曾是中国古代的皇帝,和一个红衣红发的刺客,名唤韩信,据说曾是那名皇帝的开国大将军。

他们都曾向我颔首示意,我们在战斗中配合默契,或者说,她和她的朋友配合的很默契。

战斗结束,她带着她的朋友来到我的房间,向朋友介绍着我,然后告诉我说,这位朋友算是她的后辈,错过了我的召唤时间,所以想介绍我给她听。

这位朋友比她略高一点,长发过腰,身边领着两位英雄,却盯着我不放,艳羡好奇一番结束,探头问她,我有伴侣了吗。

伴侣?

我摇摇头,平时除了出战,大部分时间都在房间里沉睡,偶尔能在梦里听到她些许声音,或许是传送枢纽一点小小的问题。

她的朋友似乎大感惋惜摇摇头,指着身边的两个英雄,弯下一点点腰,贴着我的耳朵告诉我,在自己的家里,这两位是最有趣的一对,是曾经肝胆相照又针锋相对的君臣,也是现在风雨同舟且相辅相成的队友。

——前世今生,加上被系统枢纽灌输的王者故事,你就没有一点动心的人吗?

这位朋友大概是极为好奇英雄之间的这些特殊关系的,一谈起这个话题仿佛就完全停不下来了。

我茫然地回忆着,心里却无法对任何一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泛起波澜。

——那牵挂呢?总会有在意的人吧!就算是同性其实也完全没关系的哦。

如果说有什么牵挂的话,我心头一震,说起来,自苏醒那一刻起,我心里的牵挂,似乎就只剩下她了。

想让她赢。

非常简单地,只是希望她赢而已,伤痕累累也好,马革裹尸也好,顶多四十秒以后泉水重逢,当习惯了疼痛,让对面的水晶爆炸就成了唯一一个不变的信念。

她从不曾放弃的。

我希望她赢。

道理其实就这么简单,却总觉得说不出口,也只好笑着摇了摇头。

我还如往常一样战斗,就算心里念着一定要赢,也不会觉得太过奇怪。

后来又见到了她曾经的老师,她现在的同学,带着各式各样的英雄,带着各种有趣的话题,却再没人问过她,我爱的人是谁。

那对英雄似乎也是不常见的,毕竟我们说到底,是和他们并不在同一个世界的人,或许情感的构造也不太一样吧?

她平时是忙碌的,我们在每天的夜晚见面的机会相对比较多,直到三天前,她告诉我她有了假期,脸颊兴奋地红着,带着奕奕神采。

她又问我会不会孤独,踌躇了半天,却说出这样的话。

我是不会寂寞的,我亲爱的召唤师。

我们在峡谷里奔跑,我们在峡谷里战斗,我们在峡谷里拥抱。

走的时候,她给我留下了一个精致的小匣子,第一层装着中国在“十五夜”会食用的名为“月饼”的点心,第二层是四个精致小巧的月见团子。

她走的时候回头,身影从脚开始分解飘散成絮絮晶体。

她说,中秋节快乐,舞。

很高兴遇见你,舞。

当她在我面前完全消失的时候,我突然又想起了她说的“孤独”这个词,当时看到的那对坦克和刺客的组合,确实令人生羡。

“爱”吗?


月饼很甜。

但她或许不知道,她甜得像月饼一样。

在陷入下一个漫长的沉睡前,我这样想着。

【END】


评论(4)

热度(14)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