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邦信】解寒意 一辆自行车

解寒意

推荐bgm:春庭雪by橙翼

*农药最初韩信应该是紫头发紫衣紫袍,后来改了红发红袍,文中所述取自此处


秋意渐浓,夜凉了三分,轻裘尚早,夏裳穿着又觉得寒意入骨。

将军对着西窗,自斟自酌,兀得饮了半坛新醅酒。

新收的夏稻回味甘甜,将军得了趣,手指轻扣翁壁,酒尚温热,陶罐里沉闷地响着回声,尚未沉淀出气性的酒在血脉里也回应着雷同的共鸣。

红发被紧紧束缚在发冠里,背着烛光倒像是喷薄而出的焰火,将军未披铠甲,贴身而柔软的衣袍在月色下竟显得有几分单薄。

将军年少,方二十出头就与天下争,褪了战场上的满身煞气,也不过是个半大孩子,虽然内里外身早经风霜雨雪,一颗赤心却是不变。

时人皆知将军爱红,却不知将军偏偏取中一点紫。

时人却也忘了,将军也曾紫衣紫袍,一杆银枪经天纬地。

外物不可必,将军觉得酒意逐渐腾上了脸,胸中窒闷的思绪也悠悠荡荡散开来去。

月升高了,夜色笼罩弥漫,逐渐占领大地。

将军欲起身,却倏忽发觉肩膀上多了双手,耳畔伴随着温热的带着气声的熟悉到骨髓里的声音炸雷般响起——

韩卿独饮以解寒意,真是好兴致。

可愿与我品上一品,让我也解一解这轻秋霜寒?

将军一怔,心里却是万分欣喜的,也不问自家主公何时何法悄无声息降临,即刻恭恭敬敬地斟了一杯,欲送与身后人饮,却被那人伸手,从自己面前拦下,倒被主公从背后弯腰环抱住了,一时间有些局促。

韩卿,刘邦道,何必找那麻烦,这儿不是有现成的。

刘邦一边说着让人不解的话,一边按着身前人的肩膀,借巧劲转了半圈,也亏得韩信配合,就成了面对面的情态,只是一人坐一人站,站着的那人半倚半搂,坐着的人反倒不知所措,有些焦躁不安。

伸手挑起韩信额前碎发,刘邦轻笑,慢慢近身,却是直截了当地吻上将军的唇,被吻住的人也不反抗,垂与两侧的手抖了抖,颤巍巍地扶住了自家主公的腰。

柔软的黏膜相互剐蹭,刚被酒液濡湿的一方被另一方反复舔吮,唇瓣温热细腻,仿佛世间最好的佐酒小料,甜腻腻的快感从嘴唇蔓延到脑子里,挑逗触动着身体里每一丝纤毫筋肉,一吻未毕,两个人都已经有了些热意。

津液纵生,悄无声息地开合着的嘴唇像是最致命最无声的邀请,将军面对这人时少有警戒之心,此刻也不例外,两颊发热,太阳穴定定地脉动起来。

更何况……

更何况……

紫衣紫袍的君主纵情地索取着自家战无不胜的将军,舌尖深入其间,稍感辛辣的酒味绝不是陈酿的醇厚,却有新收稻谷的年轻而恣意的香甜,攻城略地的快意波涛汹涌,洪水顷刻间就要翻覆这一叶孤舟,此人为他所用,唯已命是从。

澎湃的占有欲与满足感随着津液交替而在两人中点着了一把烈火,借着酒意熊熊燃烧,浑然不知秋夜的寒凉是为何物。

是醉了啊。

醉,便可以放肆。

热烈而疯狂的占有,用最原始的方法烙印专属的标记,在最隐秘最动人的部位刻下独属于自己的欲望和爱意,灵与肉在压抑的喘息和交织的躯干里合二为一,耳畔高高低低气声连绵的靡靡之音是最奢华最动人的乐曲,是激荡的生命,是挣脱樊笼刺穿穹窿,最危险也是最华丽,最禁忌也是最动人的脉脉深情。

事毕温存的时候,散发的将军眼角仍留着一抹桃红,身侧君主捧着他的脸,深深望进他眼里,沙哑着说一句,韩卿着红,果真无论多少次都好看得紧。

【END】


惯例的freetalk:一辆自行车,躺床上半小时pad速写,大概是因为北京突然转凉,晚饭吃了一块草莓蛋糕只觉得冷,就去学校超市买了一小瓶蓝莓酒,喝完准备早早合衣躺下,一个室友却突然从外面回来了,突然觉得酒意有点上头,这点东西大概是带着点醉意写的,想来应该充满bug……

bgm循环了两天,唱腔实在是讨喜,中秋没有回家,事情又比较多,不知为何居然想念这两个人得紧。

多情最是春庭雪,梨花谢过一年又一年,情字深浅无解。

大概我觉得他们是深爱的,却又带着点物哀的朦胧美,却又比谁都想看到HE

乱糟糟又絮絮叨叨的freetalk啊,明早早起去电影博物馆写教授布置的作业,希望能有什么突然触动我想起他们的东西呀。

晚安


评论(6)

热度(78)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