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君_(:з」∠)_

考哥迷妹,邦信,对正史有正史洁癖,兵仙粉
会定期删不再更新的坑&碎碎念
一遍流写文,有时间会删草稿发整合版
车车我自己没有存档orz

【邦信】欲 R18

*R18预警,剧情和肉大概对半分,王者荣耀英雄故事背景设定,具体设定参考刘邦韩信张良虞姬项羽五个人的故事……emmmm请一定要注意身后

我已经做好了被屏蔽的准备

当想展平一片干枯凋零的玫瑰花瓣的时候,它会沿着你用力的方向皴裂,这时候,你可以看到,我的朋友,一分为二的裂纹是干涸的苍白颜色,向枯红的两边延展蔓延,交界处转瞬即逝的丝线般的猩红色仿佛是这片花瓣生命最终的光华。

大抵别的什么也是这样的,越是一丝一毫也不肯放过,越是紧绷爆裂出嶙峋痕迹和艳丽皮囊里的虚无本质,越是想毫无保留地完全占有,越是分崩离析。

前世的成见和误会太过深重,如今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却让人更加踌躇起来。韩信看着死于自己长枪下的魔王项羽,觉得眼前的情景穿越了千年,一切都是如此熟悉而陌生。

从虞姬的假皮囊中脱离出来,红发的将军沉默着收起魔王的力量,用张良一道言灵仔细束缚封存,复而一枪挑断楚军大旗,转身回了汉营。

从前种种,在未婚妻被带走献祭之后不久,他就全盘忆起了。前世的屈辱和怨怼堆叠上这一世魔族余孽的痛苦与愤懑,一切都让他选择隐忍,忍到自己有力量生存,乃至主宰他人生死的地步。他在等一个可以合作,可以相互利用的人。

只是这一次,结局不会如此了。

年少的韩信再次选择了隐忍,却没有想到这一世拴住他的人,还是刘邦。

当年无知的是自己,当年纯情的也是自己,当年陷进去的也只有自己罢了,只是如今,真是造化弄人。

呈上项羽魔王之力的时候,刘邦屏退众人,独留韩信一人在殿上。言灵封存的魔王之力沉寂成一片干枯萎靡的花瓣,红得像干涸的血浆。

至高无上的君主拈花于指尖,却是从宝座上缓步走下,热切地拉起沉默跪立的韩信,紫眸含笑。

这个人看起来一片真情,心里却不知道在谋划着什么,这一世,恐怕要谋好退路了。韩信面上无言,心里却有了计较,护他至今,也报了私仇,是时候走了。

那紫眸君主笑吟吟地说要满足他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韩信站直了身子,眼神却是古井无波,此生不求更多,心中那根刺也已经拔了,只求归乡养老罢了。

刘邦听他说,臣下大仇已报,别无所求,只想回到家乡,伴未婚妻亡魂一世。

原本明媚欢欣的心里阴云暴起,刘邦攥紧了手心的花瓣,却是一万分的不甘心,又不好直接反对,眼前人身板挺直,无畏无惧,自己竟是被逼得后退了一步,连说出三声好字。

鲜血般粘稠但滚烫的液体从指缝间滴落,脚下红光乍起——魔王之力,似乎突然苏醒,开始融入刘邦体内。

气血翻涌,刘邦觉得浑身燥热难忍,大步上前,一把扯住红发将军的衣领,又气又痛,一时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两人僵持着,眼里却都只有彼此。

怒极反笑,凤眼暗藏万千种诱惑,刘邦贴近韩信耳畔,低声道,你还记得,我游云梦时,和你在车上做的事吗?

韩信浑身一震,像是回忆起极度不堪之事,又因为恐惧和愤怒而浑身颤抖起来,一时竟在原地无法动弹。

刘邦,也想起了前世。

自己当时痴迷的丑态,自作多情的可耻烦恼,另一个当事人也记得一清二楚,甚至瞒他欺他至今。

前世再多再深情的相拥又有什么用呢?最后的结局,那种痛楚……

“韩卿,朕的大将军”,搂住僵直之人的身躯,刘邦像是含情脉脉地贴近对方的胸膛,甚至抚平了衣领的褶皱,“我是不会,轻易放你走的。”

欲挣扎,却发现周身被触碰之处如火焰灼烧一般泛起细密的痛楚,动弹不得,韩信也没有做更多无谓的事,像是认命一般合上眼。

疲惫的声音像是从心底荆棘丛生的地方孕育而出,带着三分自嘲,韩信垂了头。

“这一世,我也还是要折在你手里吧。”

简书被屏蔽了……

点右边上车:微博链接

【后记】

我……我人生第一次开车,大概耗时2h,感想是我精尽人亡了(???)

开车实在是太痛苦了,但开完以后回头看发现其实没多少太R的描写,还是忍不住在抒情emmmmm

私心魔神之力可以被邦邦吸收,大概用起来就像是红buff,攻击信信可以造成信信减速和持续灼烧(???

所以其实就是个信信反了一个红给邦邦然后他们干了一场然后在一起了的故事(???

多谢阅读,来自惴惴不安的笔者。


评论(26)

热度(218)

  1. 月满西楼萱君_(:з」∠)_ 转载了此文字
©萱君_(:з」∠)_ | Powered by LOFTER